云想衣裳花想容。
 

(TN)name ①

我叫他小狼狗。

毫无情色意味,甚至还有些许戏谑,也不会拉长尾音或者故作暧昧腔调,单纯只是当做一个代号来使用。

没人会对新人全盘温和,从盖利当众与他起冲突时都知道了,当时我和民豪站在离人群不远处看着,从那个傻大个儿挑衅他开始,一直到大家把他们拦下来,我看到了全过程。民豪和我本来还要下注赌谁会被揍到求饶,还没等开盘就看到艾比冲了过来,并在看到了我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皱了皱眉,我只得举起手杵着拐杖慢慢吞吞的下来,配合他把人群疏散,再将新人拖回去。

我们在走回去的路上并没有说话。他没像其他小崽子一样毛毛躁躁的问我“你的腿还好吗”,也没有抽抽噎噎的向我们哭诉,安静,只有安静,除了草刮擦裤腿的声音,什么都没有。要不是在锁上门的那一瞬间他抓住我的手并说了声谢谢,我还真以为刚才那杀气腾腾的小子是个哑巴。

“谢谢。请问你的名字是…?”
“纽特。举手之劳,小狼狗。”

我不知怎么的就喊出了那名儿,我甚至没意识到我都说了些什么,要不是一旁的民豪看得我发毛,我还真没反应过来。

“我觉得——你和这小子应该合得来。”
“合你奶奶个熊。”

他笑着拍拍我肩膀,却被我一句话怼了回去。被关在地窖里的小子也不吱声,只是在嘀嘀咕咕的自己个儿念叨着什么,我懒得管,交代几句也就走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准确来说应该是正午,煎锅冲进来把我给摇醒了,还没等我劈头盖脸问候他祖宗十八代,他一句话弄得我立马起床拽拐冲去地窖。

“艾比叫你,那小子想起名字了。”

到了那,人早已经围了几圈了,艾比在说话,我听了个八九不离十,大意就是这崽子叫托马斯,今儿个晚上得给他弄一篝火会,庆祝他想起名字。大家轮流上去送祝福,啥话都有,就差个早生贵子了,他也不傻愣着,乖乖的应和着,嗯啊啊呀啥的,我等人群散得差不多了,才上前搭话。

“恭喜,小狼狗。”
“谢谢,纽特。”

——不知怎么的我又叫他这名儿了,或许是第一印象在作祟,他也没奇怪,还乖乖的应了句。或许我该叫他托马斯,可又没那么熟,这让我左右——

“今晚上的宴会,你会来吗?”
“……啊。来,来,肯定来。”

冷不丁的一句话瞬间打断我的思绪,咳嗽一下以掩饰尴尬,抬头却刚好对上他那温和无害的笑容。不得不说他笑起来真是很好看的,眼睛很是迷人,看得你总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总结,真长得不差,85分。

我赶紧客套几句准备开溜——毕竟在脑子里给人家样貌打分挺不礼貌的,他歪歪脑袋,很自然的接过话茬说了几句,再转身离开,哪曾想当我准备开溜时,艾比又叫我过去帮忙,得,一天得全废了,还不能在背后骂娘。

等我忙完也差不多是晚上了,再冲个澡,晚会已经开始了。我磨磨蹭蹭的挪到人群里,各种插科打诨一番,本以为他会在人群中央最耀眼的位置,结果没想到却是躲在倒下的树干后面喝酒看星星。

有趣,挺别致。

我弄了瓶酒就慢慢吞吞的走了过去,也没问他同不同意就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他竟然也没有太多的意外,反而是很贴心的往旁边坐了坐,还问我吃不吃面包。

这倒让我有点忐忑——仿佛第一次去男友家的小姑娘,糟糕的比喻。他倒是莫名的轻松,还主动引起话题,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唠着嗑,就差挂一横幅“我有故事你有酒”了。

瓶子也快见了底,我有些微醉,他却看起来精神极佳。我嚼着面包试图打消睡意,一边还得应和他看天空中那些有的没的的星星——他哪儿来的闲情雅致那么多,我觉得要给他一支话筒,他可能还会给我们来一段儿莎士比亚。

酒精使我的脑子不太清醒,我撇过脸瞅着他,也不吱声,他以为我睡着了,却扭头对上我的眼睛。这一看差点让我更醉了,也不知道他那双眼睛是有什么魔力,还是酒精发作的问题,亦或者是他本人的魅力————

“纽特。”
“…………啊?咋的了。”

他突然叫我一身,我赶紧回了一句,别过脸不再去看他,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噗嗤一声笑出声,我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咳嗽几声示意他冷静一下,自己也调整了状态防止干些什么不过脑子的事。

“我很好看吗?”
“……好看。”

我低着头闷声回答了他的问题,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他也没介意,反而倒是低下头来看着我,语气轻柔得像在哄一个孩子。

“为什么叫我小狼狗?”
“……不是,那是下意识行为,你要不喜欢……”
“我很喜欢。”

他笑着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抬起头,我照做了,乖得不可思议——万能的酒。他凑近我,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我,我试图躲避,却被双臂限制住了行动,只得看着他。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纯良无辜,那表情简直可以秒杀数百万少女,甚至还轻轻舔了舔下嘴唇——我的老天,要命了这是——

“你真的好可爱。”
“谢……谢谢……”

我的脑子瞬间短路。

活那么久第一次有人用这词形容我而我却没一耳刮子给他呼过去。

“所以我可以亲亲你吗?”
“可……你给我再说一遍啥玩……”

我的脸瞬间炸红。

整个人瞬间懵逼当机。

他在吻我。

真的在吻我。

结束这一吻后我才接上线路反应过来,羞耻感瞬间冲进脑子再爆炸成蘑菇云,我捂着脸撇到一旁去,不再去看他那笑盈盈的脸嘴,脑子里一直在三号加粗滚动一句话。

托马斯你个狗养的下三滥玩意儿。

但。

那一吻真的是很棒了。



评论(5)
热度(56)
© Montgom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