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想衣裳花想容。
 

我老觉得托马斯最近有鬼。

试想一下,您对象,隔仨岔五从怀里摸出一圆鼓楞瞪的玩意儿,贼心虚的瞟两眼,露出一副堪比痴汉见到女神的表情,再“滋溜”一下收回去,老老实实的坐在电脑桌前干活儿。

这莫不是被人下了降头还是被仙家给……?

我晃晃脑袋。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仙家也不行。

可他这行动着实,实在是,太诡异且反常了。

能让一180+大老爷们儿笑得跟花满楼娘们儿似的,这得是多厉害多刺激的玩意儿。

我并不担心他是在给哪个愣头青还是狐狸精回什么暧昧短信——自从我当众给他整了个草莓并且差点被他吻死在沙发上开始,就已经没有人敢靠近他了,就连送报纸的小孩儿都是收了钱立马就溜,更别说是那些以“我扭不开这盖儿了”为借口的莺莺燕燕了,见了他都是笑一下就赶紧走开。

其实偶尔宣誓主权也挺好的——

“纽特。”

我扭过头。

“你在想什么。”

想你在下面给我鼓捣些嘛玩意儿。

“没,就……单纯发呆。”

我赶紧找了个话头岔开他——鬼知道他会怎么想。他也不在意,还和我讨论了晚上吃什么,我随便搪塞了几句,嗯嗯啊啊,见我不是很上心,他也没再问,

我想他应该给我个解释。



他这样了五天。

左看右看,抽出来打开看一看,笑,再收回去。

我已经无比熟悉他那套动作——每仨小时抽出来看一次,卡点卡时,堪比人造钟表。我也对此有些麻木甚至无感了,但每次在看到那温暖耀眼的笑,我的心总会抽痛一下,一下一下,疼到胃里。

他在看谁。

我咬着大拇指,并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脑子里被浓浓的醋意和痛苦所纠缠。我只想知道他在看谁——为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到底多值得看。

我现在神经质得比那些天天追查自己老公有没有小三的富家太太还严重——一百分满分儿,我,打包票保底儿得有99+——只有更高没有最低。

抬手把垂下来的头发往后捋了捋,烦躁,烦躁,除了烦躁再无他物。胃疼,疼得我难受,心里翻江倒海,面上还要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妈的个损色。

恶狠狠的在心里咒骂着托马斯,但面上却笑着告诉他我很好,只是需要一杯温水就好。

其实只要你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就好了。



特蕾莎攒了个局,一帮人吃吃喝喝,末了还去ktv“怀念时光”。左一杯右一口,盖利那一帮子人差点把我灌死在沙发上,耳朵边响着海阔天空,是艾比和煎锅的声音。脑子一团浆糊,勉强打个精神去应付那些表皮功夫,民豪帮我挡下几杯酒,托马斯——不知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在什么黑灯瞎火地儿犯痴。

极为罕见的在人多的地儿抽了烟。特蕾莎开了局,赌骰子,一帮老爷们儿瞪着那数字,一杯杯的酒顺着喊叫声下了肚——苦。苦得我难受。我看到托马斯从外面进来了,也故意去忽略他那责备的眼神,继续同他们玩着游戏。

“来来来开了啊!……哟!全是大!来来来纽特!你瞅瞅你那倒霉运气!喝喝喝!”

一只手伸过来把酒杯拿走了。听周围起哄声就知道是托马斯,他坐了过来,我下意识的靠在他肩膀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他喝他的,我靠我的。一,二,三,四,五,他一口气喝了五杯,连贯,没断。我突然后悔以前帮他喝掉的那些酒了。

“你在生气吗?”
“滚犊子。”

暖暖的气流打在我耳廓上,还有淡淡的啤酒味。酒精上脑,我烦躁的打断他,头却还靠在他肩膀上。他换了个姿势,让我舒舒服服的枕着,还摸摸我脸颊,看我真喝高了没。

他抬手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圆鼓楞瞪的玩意儿。是块老式怀表,看上去很有年代感,份量不小,就别在衣服里面。我没想那么多,伸手就想拿过来,可却被他捏住了手腕,这让我火气更大了几分,不过好歹还能冷静的不当众撒泼抽他一耳刮子。

“为什么不给我看。”
“什么?”
“你里兜那宝贝怀表。你经常拿出来看。”

开门见山就把话撂那儿了,没有什么拐弯抹角的开场。他倒也不是很意外,只是愣了愣,便冷静回答起了我的问题。

“照片。”
“哪朵红玫瑰还是哪缕白月光送你的小照?”

难免在话语里加了点料,毕竟我忍了那么久。我只想要答案,一个准确直白的答案。不管是谁,那是他的破事,和我没关系。

“你吃醋了吗。”
“你一大老爷们儿能直接点吗。”

我听见他叹了一口气——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片刻衣物摩擦声后,他拿出了怀表,放在我手里,我刚想打开来看,却被他止住了。

“他是我的白月光,他也是我的红玫瑰。”
“谢了大爷您嘞,原来喜欢3p.”

我酸了他一脸——装作没听到他抑制不住的咳嗽和笑意。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真的,断子绝孙吧,托马斯。

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一通,手上速度可没减慢多少——淡定,纽特,不管看到谁都要淡定,等过后再掐死那小狐…………

那是我的照片。

我的大学毕业照片。

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不带这样玩的。

“纽特。”
“……”
“纽特。”
“……”
“亲爱的。”
“…………托马斯我非得弄死你我。”

羞涩和开心还有丢脸充斥着我的脑子,我把脑袋埋进他怀里,脸烧得通红,一句话也憋不出来。他一罪魁祸首还有闲心拿我打趣,甚至得寸进尺的摸了把我的腰。

“是谁说我喜欢3p的?”
“……闭嘴,损色。”

我不想去看他的脸,光是听他那略略上扬的腔调就知道他有多开心了。而我现在既想亲他个天昏地暗,也想打得他半个月起不来床。

“托马斯,您真是个混蛋。”
“这个混蛋每天看着你的照片傻笑。”
“……闭嘴。”

他将我抱在他怀里,双手环住腰,低头亲了亲我的脖子。

很用力。恨不得亲下块肉那种。

“为什么会想着是其他人?嗯?”
“……你不给我看。”
“所以就胡思乱想?”
“……咋的了?”
“没有。”

又亲了一口。

“我只想告诉你你真的,是我唯一的白月光,独一无二的红玫瑰。”
“还有,我爱你。”

日。
今天依旧被撩得死死的。

评论(5)
热度(25)
© Montgom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