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想衣裳花想容。
 

麒麟吾妻 见字如面。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我在小老虎小鳄鱼哥俩床边给你写这封信。

暖气开着,电热毯也舒服,俩崽子没踢被子,放心。

当然半个小时前是不乖的,见门开了还以为是妈妈,结果看到是我,瘪嘴就要哭,我好说歹说,连哄带骗,才压下来,让他们乖乖睡觉。

其实也就是说了折枪毙杜笑山。


这个点你应该能睡着一点点,如果小河马不踢你肚子的话。


我一直觉得我活在梦里。

可能从你答应我开始,我就像活在梦里了。

一转眼快十年了,从师父把你交给我,到现在连小鳄鱼小老虎小河马也有了,想想我还是很有感触的。

十月怀胎,我知道你不容易,你又要强,生头俩愣是忍着打死不叫,看得医生都满头大汗,叫我进去开导你。

真的。我发誓。生完小河马咱就不要了。太疼了这。

你哭起来泪珠子不要钱的往下砸,砸得我心疼,我多想给你受着那苦啊,可也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你掐我,说阎鹤祥你混账,人渣,我说是,对,这个混账让你受苦了。

真的。我以后不好好对你我王八羔子啊我。


好了,十一点了都。人老了说话碎碎嘴。嘿。



情书应该在好天气写,我却反其道而行之。

其实这也不算情书,家书——自白可能算是。

蹲在床头柜边写,裹床小被子,怕扰着崽子还不敢打呵欠开大灯。178一人,我够拼了我。


好了——什么油腻话我就不说了,怕齁着你,嗯。

我喜欢你嘛。一直都喜欢。你是知道的。

人家说十八岁给他一姑娘,我说我三十七抱得美人归。

要不是三十岁小园子瞧见那二八莺莺,我不知得走多少弯路吃多少苦。

奶白一孩子,练着游西湖,还吊着嗓子。穿得了靛蓝长袍,也踩得了花盆绣鞋。

厚重华丽的行头配着上挑的眉子,还恍惚在脂粉梦里没回神,下一秒清清爽爽小少爷,打着御子唱着小曲,吊得人胃口。

步步生莲,嗔怒笑怨勾人心魄。
悠悠和曲,说学逗唱样样在行。

最清楚还是那崔莺莺。普陀寺夜会,痴痴等着那张生。眉眼微蹙,葱指绞着那丝帕,樱唇半启。

月移花影动,疑似玉人来。

九涵笑我快痴了,我说是,坠入那春水里了。



本是白面书生,看的都是圣人道理君子佳言,念着都是忠上爱国的戏码,可偏偏,不偏不倚,就是栽在这儿了。

师傅说我冷,认真严肃一书生,白皮子铁骨子,不是南墙倒就是我死。

居庙堂之上,俯瞰红尘滚滚。
唇舌压弹簧,书页藏刀片。
菩萨心肠,浪人手段。


可现在不一样了。

以前看不上胭脂红尘,自觉着君子不该沾,可当我瞧见您那双眼睛时,别说红尘,这命理万数都敢去改了。

我想我是认栽了的。






十二点了。我写得有点多了。

院里海棠开得多好,寻思着给你折几支下来插瓶子里,添添颜色。

等小河马出来了,领着全家拍张照。

今儿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动了胎气可不好。



媳妇儿,开开门,外面老冷了。

白面书生要进来当好爸爸了。






閻鶴祥。

评论(10)
热度(172)
  1. 火山白Montgomery 转载了此文字
© Montgomery | Powered by LOFTER